首页 > 三农资讯 > 专家观点 > 粮食安全

山东多地丰产不丰收 专家建议完善粮食补贴政策
  • 点击量:
  • 字号
  • [
  • ]
  • 分享到:
信息来源: 新华网 时间: 2016-12-30

  又到一年冬闲季。在潍坊、德州等山东省多个粮食主产区发现,种粮大户由于粮价下跌普遍遭遇了"丰产不丰收"的困境。减少种植面积、退租等现象频繁发生。这不仅影响到国家鼓励扶持种粮大户、家庭农场等政策的落实,也对国家的粮食安全埋下了隐患。

  胶东四市降水持续偏少 种粮大户忍痛“退租”

  据山东人民广播电台《新闻焦点》报道,从1995年开始,潍坊种粮大户王翠芬从承包30亩地慢慢扩大到如今的5000亩。曾经以种地为荣的她,看到刚刚浇完的1400亩地,墒情再好,心里也是高兴不起来。

  王翠芬说,“1400亩地,光浇完这一遍就花了8万多块钱。看看价格能不能有提高吧,这个粮食价格。假如说价格继续减少的话,肯定要减少粮食面积,多考虑种点经济作物了。”王翠芬说,随着人工、化肥、农药等各种成本的上涨,种地的收入越来越少。虽然有各种补贴,但实际上从去年开始,种地就已经赔钱了。

  只要说到土地,王翠芬总是有一肚子的话。她说,土地流转在2014年达到高峰,但从这两年开始,土地流转积极性普遍下降。尤其近两年,潍坊以东地区降水持续偏少,按照自己原先的计划,2016年土地流转面积准备增加到1万亩,而如今不但没增加,反而退租了500亩。

  王翠芬说,“应该是在15年就没见过一个新的种粮大户。14年就不赚钱了,15年粮食价格就很低了,玉米。尤其这半天天气干旱。16年更不用说了,16年就开始不但没见新的流转户,就开始退租了,能达到多少呢?我觉得今年退的能占40%-50%。”

  退租的根本原因一是有玉米价格大面积下滑的客观因素,再有一个就是今年特殊的气象灾害。

  王翠芬说,“干旱,特别干旱,干旱以后成本就加大地没有数。一个泵放一个井里来抽水浇地,一个人一天能浇5亩地,现在干旱以后,水位越来越低,我们增加到2个井并到一个泵上,还是浇这5亩地,慢慢的两个井又不够使的,我们就增加到3、4、5、6个井,最多的时候增加到8个井并到一个泵上,还是浇5亩地。你算算这些成本。今年玉米我浇了5遍。”

  原本5000亩的粮食种植基地,王翠芬现在拿出近一半的面积种上了设施蔬菜,用她的话说,一个对土地,对粮食有感情的老农民,这种感觉很痛,但是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在不大面积退租情况下,只能减少粮食的种植面积。

  王翠芬称,“每一年都把希望寄托在下一年,希望下一年,能不能来一场大水,把地下水充实充实。感觉着就是不敢指望的事,种完小麦以后,我觉得种玉米的减少很多,都在考虑种植经济作物。今年你就看出来了,从14年,15年逐渐地春地面积多了,春地就是经济作物,花生、土豆、西瓜。”

  价格低成本高 西部地区土地流转遇瓶颈

  据山东省水文局统计,2014年以来,山东省胶东四市降水持续偏少,尤其是今年胶东四市平均降水较历年同期偏少两成以上。而在山东西部德州、聊城等市,降水充沛、地下水、黄河水充足。东部的种粮大户说今年不挣钱,那水浇条件好的西部种粮大户情况又如何呢?德州武城董王庄村民李兴泉今年一共种了100亩地,全部为小麦和玉米。

  李兴泉说,“粮食的产量可以,价格太低。今年不行,价格也低,产量能高也高不了那么些。成本上涨,利润空间很小,大户都赔钱。下一步就考虑种些经济作物了,种辣椒或者种棉花了,一度地种粮食不行了。成本都保不住了。”李兴泉说,赔钱最厉害的就是那些外来的"农场主"。其中德州大德保温建筑材料公司在武城一共承包了3200亩地,种了2年,今年全部退租。积极性都不高,都是50亩以上的才是种粮大户,价格现在低了,各人想各人的法,少的还行,多的称六七百亩的都在硬撑着。

  来到德州武城土地交易中心,正在办理退租手续的苑希克说,自己前年通过土地流转承包了200多亩地,今天来退掉50亩。因为一些客观原因,自己提前8年终止了合同。武城土地交易中心主任赵淑莉说,大面积的退租现象去年出现的很少,像今年没有到期就提前终止合同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在土地交易中心大屏幕上,土地流转价格一目了然。赵淑莉说,“你看今年成交的价格,一般都是400、500,平均价格500-600块钱。比去年得差200多,今年最高是1000,而且很少。”

  专家称国家在粮食补贴政策上的力度还不够

  目前,山东土地流转面积只有2600万亩左右,而且近几年流转速度明显放缓。山东省农业专家顾问团农经分团副团长刘同理认为,出现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是国家在粮食补贴政策上的力度还不够。

  刘同理说,“因为种粮效益不行,他的经营成本压力很大,包括贷款成本,融资成本,退地这几年也是逐年增加。越是流转的土地越不敢种粮,因为流转费用比较高,都在600块钱以上每亩地,本来种粮就没有效益,再加上600块钱的地租,种粮就亏本了。这个需要加大政策力度,一方面要加大补贴力度,让种粮的不吃亏,另一方面统筹,在保口粮情况下,还是要粮经饲统筹。”

  据山东省农业厅统计,从2016年开始,山东小麦种植面积出现八年来首次下降。2016年冬小麦种植面积5687万亩,减少12.5万亩。尤其今年国家补贴政策调整,对大户补贴力度降低。刘同理认为,长期以往,将影响国家鼓励扶持种粮大户、家庭农场等政策的落实,也会对国家粮食安全埋下隐患。刘同理说:在国家暂时没有出台黄淮海地区玉米、大豆等经济作物补贴政策之前,山东应该主动对接,对粮农加以积极引导,提高粮农的种粮积极性。

  刘同理说,“这几年是加剧的趋势,非粮化。坏处是粮食安全肯定受到影响,现在非粮化还可以承受,关键我们粮食现在还是结构性过剩,特别是玉米,如果非粮化长期下去,也可能就逆转了,粮食就不够用了。这就会出现危机。我想解决的方案国家还得整合补贴项目,集中补贴粮食,不管是种玉米的,还是小麦的,都应该得到补贴,包括大豆也应该得到补贴。”

编辑: 李晓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