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农资讯 > 聚焦三农 > 省内新闻

山东试点“两权”抵押变现破解融资难
  • 点击量:
  • 字号
  • [
  • ]
  • 分享到:
信息来源: 人民日报 时间: 2016-12-20

  山东省寿光市孙家集街道张家埠子村村民张玉水是种植冬暖式温室大棚蔬菜的一把好手。今年年初,张玉水急需资金对大棚进行“换代升级”,跑遍银行却因为缺乏有效抵押物和合适的担保方式,没有获得资金支持。“城里人的住房和其他财产可以作抵押,咱农民手里的土地经营权、住房却不得抵押。”张玉水对此有些想不通。

  当前,农村土地经营权流转明显加快,发展适度规模经营是现实选择,但如何盘活农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农民住房财产权这“两权”存量资产,却让许多农民犯了愁。

  两权抵押贷款 激活农民手中沉睡资产

  从法律上来讲,根据《物权法》、《担保法》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规定了集体所有的耕地使用权、宅基地使用权不得抵押。农民拥有的最大财产权利——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民住房财产权,囿于法律限制,无法抵押融资变现。

  据中国人民银行济南分行相关人员介绍,虽然人民银行从2008年就开始组织引导金融机构因地制宜探索农村“两权”抵押贷款业务,但是各地“两权”抵押贷款业务缺乏完善的法律法规及制度保障,一旦发生风险,无法获得法律支持,成为影响“两权”融资变现的主要因素。

  为解决“两权”融资变现难的法律障碍,去年年底,全国人大通过授权232个试点地区允许以农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抵押贷款,59个试点地区允许以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在试点地区,调整了相关法律关于“两权”不得抵押的规定。

  在今年7月份,张玉水就用自己的3.69亩土地的经营权证作抵押,从寿光村镇银行贷了5万元,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不久前,记者在张玉水的大棚里,看到已经种上了苦瓜和黄瓜。“改造升级后的大棚,一年产的蔬菜能卖15万元到20万元。”张玉水的妻子边折枝蔓边说道,多亏了试点的好政策。

  以农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作抵押得有土地确权登记颁证这一前提。山东是全国农村土地确权登记颁证首批整省试点单位。据山东省农业厅厅长王金宝介绍,截至2015年年底,山东全省73910个村完成了承包土地确权登记颁证任务,占有耕地村总数的95.9%;确权承包耕地面积8815.6万亩,占家庭承包耕地面积总数的98.1%;确权农户数1670.6万户,占家庭承包农户总数的94.6%。

  抵押物处置难 建风险分担机制打消顾虑

  “农村土地按照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分置,推动农村‘两权’抵押贷款,有利于盘活农村的资源、资金、资产,增加农业中长期和规模化经营的资金投入。”中国人民银行寿光支行行长姜森说。

  为了更好地进行“两权”抵押贷款试点,山东探索建立风险分担机制,帮助金融机构打消抵押物处置难的顾虑。据姜森介绍,寿光市财政对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按新发放贷款额的3%提取风险补偿金,专项用于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形成的损失。

  此次,山东共有包括寿光在内的13个县市区参与试点,试点地区政府财政承诺出资1.15亿元设立风险补偿金。有的试点地区还探索了抵押物临时收储机制,试点县市区建立了政府牵头、社会资本参与的农业收储公司,依法承担临时收储和抵押物处置等职能。

  山东还充分利用保险,来进一步降低“两权”抵押可能发生的风险。比如,寿光市还开办了“两权”抵押贷款保证保险,提高信贷增信,分散贷款风险。据介绍,寿光市将“两权”抵押贷款纳入“政银保”贷款保证保险范围,通过政府补贴一部分、银行让利一部分、被保险人自己缴纳一部分建立了3000余万元资金赔付蓄水池,先行支付蓄水池资金赔付,超赔部分由保险公司和银行按照9∶1的比例共担。

  “两权”抵押要有完善的产权流转评估市场。在山东,各试点县市区都建立了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形成了县乡村三级服务网络。初步建立了协商评估、第三方评估等相互补充的价值评估机制。

  中国人民银行济南分行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1月末,已经评估28.2万亩承包土地的经营权,价值21.5亿元;已评估1486户农民住房财产权,价值3.4亿元。2016年11月末,山东省试点地区“两权”抵押贷款余额10.9亿元,比年初新增5亿元,同比增长74%。其中,承包土地的经营权抵押贷款余额8.7亿元,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余额2.2亿元。

  多种形式 满足不同经营主体融资需求

  之前,寿光市种植大户马杰为扩大生产,在寻找土地建大棚,找了一阵没有理想的地块。不过,在一次和朋友聊天时,得知有一家种植户因为经营不善还不上贷款。在银行处置所抵押了土地经营权时,马杰就把这块27.8亩的土地经营权连同土地上的12个冬暖式大棚盘了下来。“土地也不用找了,大棚也是现成的,直接可以搞经营了。”马杰开心地说,第一年净利润就赚了80万元。

  “贷款还不上,对抵押的土地经营权也可以处置到底,法律程序可以走得通了。”姜森坦言,这次试点让银行也有了放贷的底气。

  2016年5月,因购买育苗种子和大棚物资,马杰又以该地块的土地经营权和大棚作为抵押,向寿光市农商行办理贷款79万元,利用这些资金,马杰培育了150万株茄子苗、80万株黄瓜苗,短短3个月时间,种苗销售收入就有178万元,净利润15万元。

  由于寿光市家庭承包土地面积小、农业种植以大棚种植为主,设施化、集约化程度高,资金需求量大,单纯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难以满足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资金需求,针对农民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农户等不同经营主体的承包土地面积和种养殖项目,在防范贷款风险的前提下,寿光市各银行推出了“土地承包经营权+”贷款产品。

  “土地承包经营权+,可以与大棚、畜禽舍、林权、水面等等组合,来充分满足农民资金需求。”中国农业银行寿光支行行长江文胜介绍说。前不久,养殖大户王光亮要扩大养殖规模,就以自己的16亩土地承包经营权和猪舍作担保,在中国农业银行寿光支行贷款70万元。

  此外,山东农信社的“双保惠农贷”也受到农民群众的欢迎。据寿光市农商行行长郎咸鹏介绍,在前期试点“资产转让协议贷款”的基础上,按照贷款时即找好抵押物接手“下家”的思路,在借款人不能偿还贷款时,“下家”代其偿还,并取得借款人的农村产权使用权,较好解决了农村产权抵押变现难、处置难问题。2016年前8个月,全省农村信用社系统累计办理双保惠农贷1.1亿元。

编辑: 李晓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