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农资讯 > 聚焦三农 > 省内新闻

让农民“带利”进城
——山东经济结构性改革调查与思考·关注协调发展①
  • 点击量:
  • 字号
  • [
  • ]
  • 分享到:
信息来源: 大众日报 时间: 2016-05-11

  城乡协调是协调发展的重点之一,推进城镇化,让农民过上城里人的日子,是关键。

  继续推进城乡协调发展,就要推动城市与产业融合发展,让农民带着“利益”进城,解除后顾之忧,走得放心。在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下,完善相关配套设施服务,让农民进得了城、留得下。

  产城融合,健康推动城镇化

  当前,产业与城市“两张皮”,是制约我省城镇化的一大桎梏。只有以城市为载体,发展产业经济,以产业为保障,驱动城市更新和完善服务配套,才能健康推动城镇化。

  产、城脱节,给我们的教训不少。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会议,将去库存升级为“国家任务”。截至去年10月底,山东商品房库存1.87亿平方米,去库存周期约需23个月。尤其是在部分沿海城市,漂亮的“海景房”建得不少,但入住率并不高,库存量较大。山东建筑大学信息传播与社会调查研究所所长邓相超教授分析,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些房子定位仅是养老度假,而当地缺乏产业配套,留不住人。

  寿光侯镇却另有一番景象。据镇党委书记李增国介绍,他们一个镇开发楼盘的面积达到90多万平方米,均价3200多元——在镇域来说已属高价,然而仍供不应求。原因就在于在镇区周边10公里内,坐落着两个产业园区,吸纳的当地产业工人就有两万多,有条件的农民工都把家安到了镇上,镇上八成左右的商品房被他们买走了。

  镇域是这样,县域同样是产业兴则城市旺。位于中部的沂水县是全省县域经济科学发展试点县,试点内容是园区开发。以经济开发区为核心的四大园区和四大中小企业创业园,每年可吸纳4万人进城就业。副县长戚树启给我们讲了几个数字:全县有20万外出务工人员,这些年陆续回来了10多万,这些人在本县创业或就业;最近三年在县城购房的,70%是本县农民。

  围绕产业推进城镇化,需要政府积极作为。潍坊滨海经济技术开发区内,大企业林立,但职工大多在潍坊市区居住。仅潍柴中速机一个企业,每天就有60多部车运送3000多名职工,来回近两个小时车程,一年费用就是200多万元,费时又耗财力。如果这些职工能在当地住下,一个工人带动一个家庭,那能带来一个万人小镇。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李树森告诉我们,瞅准这个“城”机,围绕几个产业聚集区,他们正在规化建设9个特色居住小镇,现在已初具规模,很快就能达到入住条件。依托滨海,潍坊目前已进入国家产城融合示范区初选名单。

  怎样推进产城融合?规划是基础。然而,当前规划自成体系、相互打架、缺乏衔接协调等问题,给各地造成极大困扰。记者采访的一位县规划局负责人说,一个产业项目要落地,须先看土地规划、再翻城市规划,还要再找环境保护规划,而这些规划往往相互掣肘,搞得企业家无所适从,有的甚至无奈撤资。我省中部地区有一个镇自己搞“多规合一”,但上面的规划不合,只要某个规划一调整,他们的规划也只得跟着改来改去。

  在这个问题上,青岛的西海岸新区的做法给人启发。去年,新区成立“多规合一”工作领导小组,统一负责新区发展总体规划的编制和城市总体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环境保护规划、海域使用规划的协调衔接。理顺各个规划空间管理职能的基础上,新区在一个城市空间内形成“一张图”的效果。

  这样的试点,是否可以再多些,再快些?

  三权不变,家喻户晓放心进城

  推进新型城镇化,一个前提是农民能够自愿、放心进城,并愿意在城镇落户。眼下一个现实是,许多农民进城落户的意愿并不强烈。在沂水县,记者听到一个形象的概括:“一动两不动”——城市有楼房、农村有老房,汽车两头跑。

  省宏观经济研究院区域经济研究所所长高福一认为,这是农民的自由,也折射出进城落户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权制度性保障还不完善。

  为消除农民进城的后顾之忧,我省出台政策,进城落户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权保持不变。为确保这一政策顺利实施,我省大力推动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颁证。截至目前,全省95.7%的村(社区)完成了确权登记颁证工作,确权面积覆盖农户承包耕地面积的97.4%,已走在全国前列。然而,当前一个工作薄弱点是,绝大多数农民不了解“三权不变”政策;他们仍然以为,将户口迁到城里,就会失去耕地、宅基地和集体收益。因此需要广泛宣传这一政策,让农民家喻户晓、放心进城。

  在“三权”中,相比于土地承包经营权和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权更难落实,需要量化和具体化。为此推进农村集体经营性资产股份制改革,人人有股,股随人走,是解决的有效办法。然而,当前我省的这一工作推进缓慢,与广东、江苏、浙江等省份差距仍很大。据省农业厅的统计数据,截至2015年底,我省1.01万个村(社区)完成农村集体资产改革任务,仅占总数的11.01%,而上述几个省份则已接近完成或全面完成。

  一组数据也从侧面说明了这个问题。去年,我省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2930元,其中,财产性收入仅326元,占总收入的比重仅为2.5%;“十二五”期间,一直徘徊在这个水平,对于农民增收发挥的作用微乎其微。

  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颁证、农村集体经营性资产股份制改革,在我省的进展一者快、一者慢,整体上影响了新型城镇化。原因何在?对于前者,我省争取了国家整省试点任务,落实非常快;对于后者,国家相关法律和政策不完善,我们行动较慢。与我们相反,广东、江苏则大胆尝试,进展迅速。采访中,不管是基层同志还是省里的专家都提到,山东人守规矩,执行能力强,但在没有明确的领域,等待观望的多,尝试突破的少。这与地域文化有关,也与干事创业环境有关,亟须大力改变。

  农民不愿进城还有一个原因,中小城市由于教育、医保、养老等公共服务与户籍逐步脱钩,城市户籍对农民吸引力不大;现在国家又出台居住证制度,与户籍制度不同,居住证几乎不设前提条件,持居住证也能享受基本公共服务,由此更加抵销了城市户籍的吸引力。

  以人为核心,提高城镇化质量

  通过发展产业和出台政策,将农村人口吸引、聚集到城镇,只是城镇化的第一步。以人为核心,完善配套功能和服务,提高城镇化质量,才能让农民在城市扎根。

  受制于用地指标,是各地在推进城镇化过程中遇到的一个难题,也是影响城镇化质量的一道门槛。今年初,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的《关于深入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若干意见》,把行之有效的、又符合国家法律法规的土地利用创新性举措上升为国家政策,就是为解决这一问题祭出的实招。

  在这方面,我省一些地方已有成功探索。沂水实行了“节地发展20模式”,旨在盘活撤并乡镇驻地单位、旧空闲厂房,向荒山、荒坡、荒滩要地,全力实施土地增减挂钩。县国土局副局长刘汝华介绍,沂水一年的建设用地指标仅有350亩左右,但这些节地良策却为城镇化保证了4000亩用地。

  教育是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的重要内容。临沂兰山区义堂镇,依托发达的板材产业,吸引外来常住人口达到14.5万人,加上本地人口,形成一个20多万人的小城市。收入有保障,他们更关注孩子的教育问题。但当地教育资源一时还难以跟上,有的班级学生数量甚至达到90—100人。为解决大班额问题,义堂镇引进临沂四中新建了12年一贯制学校,但仍满足不了需求。可喜的是,消除“大班额”正成为山东改善教育并推进城镇化的重大举措,全省计划到2017年投入1220亿元,新建、改扩建中小学2963所。

  为进城人员提供优质医疗服务,是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的另一重要内容。正全力向小城市发展的羊口镇,寿光人民医院在此设立分院,前年已投入使用,现在成为寿光规模最大、医疗设施最先进的乡镇医院。在这些要素推动下,羊口镇区人口已达10万人。

  完善城市配套,企业大有作为,有眼光的企业纷纷开始行动。近年来,魏桥创业集团先后建设了5万套楼房作为职工家庭用房,并建设了完善的各种配套设施,已婚职工工龄满一年就可以成本价购房。董事长张士平的观点是:城镇化进程中,就业和住房缺一不可,让5万农民工安居的同时,企业也收获了员工的忠诚,工作效率大幅提升。

  推进城市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的配套,要看到一个问题,人、地、钱与转移劳动力相挂钩的体制有待加快建立。但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目前只有中央转移地方的72项公共服务经费实现了挂钩,数额仅有寥寥几亿元,不能满足需要。另外省级也需要建立宁产的挂钩。

  广饶大王镇、兰山义堂镇人口超过10万人的大镇,已经有了小城市的雏形,需要在财政、土地、人才等方面加大支持力度。但记者发现,这些地方的发展要求与能力权限不匹配,如在义堂,市、区两级下放或委托下放了42项权限,但其位于城市郊区,具体承接上存在困难。(大众日报)

编辑: 高波 作者: 赵洪杰;张国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