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专题 > 最新热点 > 挂职干部与第一书记

喀什行之 小明和老陈
  • 点击量:
  • 字号
  • [
  • ]
  • 分享到:
信息来源:山东省农业信息中心 时间:2017-08-04

  小明虽黑,心却不黑;老陈虽粗,心却不粗。

  小明嗓子沙哑,却很有磁性;老陈操一口家乡话,也有点五音。小明和老陈合唱的《你怎么舍得我难过》,在万里之外的喀什更添了几分忧伤。

  小明和老陈来喀什前就认识,一起来喀什后感情加深。《援疆干部十严禁》使他们不在指挥部和任职单位,就在回指挥部的路上。

  那天,小明和老陈共同走在回指挥部的路上。使他们停住脚步的不是那个漂亮的小古丽,而是她推车里两个又小又可爱的孩子。

  同行的一段路上,没去问为什么,但却知道了当前是什么……

  大孩不大,约有2岁。下身因烫伤还没痊愈的伤伽,让他们揪心。

  小孩很小,小的象猫。刚出生的孩子就走出家门,让他们揪心。

  古丽很小,约有20。不应该的年纪却不得不靠瘦小的身驱负重艰难前行,让他们揪心。

  小明的黑脸红了,老陈的身躯抖了。他们对望了一眼,便心有灵犀……

  当他们看到,租住的房子不足5平方,除了一扇门、一张床、一个桌,什么也没有的时候……

  当他们了解,东拼西凑好几万,烫伤依然没有完好的时候……

  当他们得知,小古丽不得不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每天在门口的洗车行靠洗车维持生计的时候……

  小明和老陈的意念已决,但那天很尴尬,分文没带。

  继续走在回指挥部的路上,路没多远,但很漫长,步履也很沉重。两个男人的手握在了一起,一双黑,一双粗,但坚强有力。约好,大约在明天……

  突然,想到了好友老贾,一个社会责任心很强的沂蒙山汉子。老陈赴疆前他明示,如有合适的机会,可扶助几户困难的维族群众。老陈忘了喀什的时差,电话接通时老贾已入梦。后来,老贾也忘了临沂的时差,电话接通时老陈还未醒。但不影响两双手握在一起,虽远隔万里,但依然坚强有力……

  第二天,当小明和老陈把2000元钱塞到小古丽手里时,她坚决不要。但小明和老陈更坚决。那点钱,对小明和老陈不算什么,而对古丽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但心里舒坦……

  小明和老陈做不了大事,就做点小事吧,但小事或许能起大作用。始终站在旁边的一对维族夫妇竖起了大拇指,连说“好,好……”

  小明和老陈改变不了世界,但他们能改变自己;小明和老陈也拯救不了谁,但他们能给那两个孩子买包奶粉。每个人都改变了自己,世界是否一片大同?全世界的孩子都喝上了奶粉,人间是否一片和谐?我想,是。

  小明和老陈又走在了回指挥部的路上,还是那段路,但感觉不再那么漫长,步履也尤其轻松。

  世间很多事,需要你我他。即便是个秀,总比不做强。

  忘了交代……

  小明之所以叫小明,因为在这里有小明的故事;老陈之所以称老陈,因为他在远方续写缘分。

  喀什噶尔古城,注定是一个发生很多故事的地方。天亮才开始,日落还继续……

编辑:高波 作者:陈新